| |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
您的位置:顶点财经 >> 图片新闻 >> 正文

Pre-IPO狂欢成过去时

2018年05月31日 10:58:00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出处:顶点财经

5月30日受外围市场等多重因素影响,A股经历惊心一跳。沪指下跌2.53%,成为今年以来单日最大跌幅;中小板指与创业板指亦大幅下探,分别下滑2.35%与2.67%。

这一跌也凉透部分创投机构的心情。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华夏航空(002928.SZ)当天一度跌停,跌至30.40元,与当年创投机构投资Pre-IPO时的价格出现倒挂,彼时投资机构进场33.75元/股。

Pre-IPO盛宴已经成为过去时;狂欢后遗症显现。

多名PE人士表示,Pre-IPO吸引力不再,一方面由于估值高而导致收益缩水;另一方面IPO监管从严,“红线”较多,上市不确定性大增。如今不少投资机构人士表示离场,不再以Pre-IPO项目作为发力重点。

价格倒挂

A股市场的持续震荡,正逐渐暴露Pre-IPO投资机构的尴尬境地。

5月30日A股三大指数下滑幅度均超过2%;一度作为热门炒作题材,次新股板块也“熄火”,根据wind统计,次新股指数在30日下滑7.82%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除养元饮品(603156.SH)早已跌破发行价外,另有一只次新股表现不佳。华夏航空(002928.SZ)虽未破发,但30日价格已经跌破投资者Pre-IPO时的进场价格,出现价格倒挂的一幕。

具体而言,华夏航空股价30日低开,全天表现低迷,盘中一度跌停,最终以30.40元的价格收盘,跌幅9.28%。

公司在今年3月2日上市。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,公司在上市前,即2016年5-6月期间进行过股权转让,新增8名股东,其中5家为投资机构,3名为自然人投资者,他们是金风创投、庄金龙、温氏投资、金乾投资、周永麟、银泰嘉福、陈莲英、朗泰通达。

招股说明书中提到新增投资者Pre-IPO的进场价格。参考当时投资市场平均市盈率水平,以2015年净利润为依据,按约10倍市盈率协商确定对华夏航空的估值为27亿元,确定交易价格为33.75元/股。如今股价已经跌至30.40元/股,价格倒挂出现,这8名新增股东或备受煎熬。

国金证券分析师苏宝亮在26日提出对公司股价的看法,认为公司支线战略坚定,预测2015~2020 年内生增速将达到 38.9%,2018年PE估值38.9倍对应股价42.5元。

但从公司3月上市后的股价表现来看,上市初期股价在半个月内冲高至49.30元价位,随后一路下滑。

告别Pre-IPO

上述一幕的发生,在业内看来,与创投机构Pre-IPO时价格高有关系。这也是在多名PE机构人士认为,Pre-IPO投资收益大不如前的原因。

首先表现在一级市场投资时,PE进场价格较贵。深圳一家中型PE机构的投资经理30日向记者表示,“当年大家觉得Pre-IPO项目几乎是无风险套利的投资,因此大量资本投入抢项目,估值水涨船高。”

除了华夏航空以外,另一个案例中,尽管股价已经出现连续涨停,但创投机构还在浮亏。欣锐科技(300745.SZ)5月23日上市,已经连续5天涨停,截至30日以来尚未开板,30日收盘价为27.03元。

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,公司同样在2016年引进新股东。主要通过两种方式,第一种是以每股42.50元的价格引进8名机构投资者,分别有达晨创坤、达晨晨鹰、歌斐惟忠、歌斐惟朴、世纪金源、比特时代、海门时代、鼎晖新趋势。上述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涉及达晨创投、歌斐资产、时代伯乐等国内排名靠前的PE机构。第二种方式则是以股权转让方式,以每股46.58元的价格引进投资机构深圳紫金港。

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估算,上述9只基金目前仍处于投资浮亏,公司股价要连续10-11个涨停,才能刚好“回本”。

但今年次新股表现来看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,截至5月30日,今年以来共有54只新股上市,除去尚未开板以外,已经开板共有50只,开板以前平均涨停天数只有8天。超过10个涨停板的新股仅有14只,占比26%。

前述深圳PE机构投资经理对于上述两个案例并不感到意外,“如果前期PE进场价格贵,就有可能出现上市后收益不及预期,甚至价格倒挂的情况。”在该人士看来,如果公司基本面较好,短期价格倒挂表现不影响长期收益,但Pre-IPO投资机构浮亏的案例,一定会出现。

他告诉记者,目前公司不会主力投资Pre-IPO项目。“Pre-IPO估值太高了,不一定能挣钱,还不如在二级市场买行业龙头的股票,估值可能比一级市场要便宜。”

另一方面则是风险影响Pre-IPO的投资收益。随着监管审核从严,IPO项目申报难度加大,首发上市过会率不高;这让投资机构感到风险较高。

另一名中型私募基金的合伙人向记者表示,“我们不敢做Pre-IPO项目了。发审委太严了,现在做套利的不确定性太大。”

他表示目前手上的IPO项目还未申报,因为监管层窗口指导较多,项目尚未达到IPO“红线”。“我们在寻找其他方式,看看有没有并购机会可以退出。”他谈到,处理完手上IPO项目以后,未来不再跟进这块领域做投资。